回音米羅

我是回音米羅,叫我米羅(・∀・)
題材多變的沙雕寫手!

目前萌第五人格、BATIM、Cuphead,想產沙雕文呢呵呵ฅ'ω'ฅ

《班亨》相性一百問1~25

~ Bendy x Henry

~ 没有粮我要死了,只好自己产(野外求生的港觉

~ Bendy,一个撩不动老伴就变身的傲娇自大小恶魔

~Henry,一个视工作如命工作是信仰的老实男人

~ 原諒我的文筆實在是爛的可以,以及正经的班亨已经有高人 @查无此人💅 在写了,請原諒我只會寫沙雕,请鞭轻一点(跪

~ 以上没有问题的话请安心服用本帖(・∀・)




欢~~迎各位来到班迪亨利相性一百问!!今天的主持人是本小姐我!也就是来自SU的可爱红纹玛瑙!来宾请掌声鼓励!!好了好了,接下来我们欢迎我们可爱的班亨两人!班迪,亨利,向摄影机招招手!


班迪:(兴高采烈微笑挥手

亨利:呃……嗨~

玛瑙:哇喔!班迪好有明星的架势喔!

班迪:那当然!我可是明星呢!对吧亨利?

玛瑙:那么就让我们直接进入正题吧!相性一百问?!(麦克风指向观众

观众:我们爱班亨!!(欢呼


1、請問你的名字是?


班迪:班迪!

亨利:我叫亨利•斯登



2、年齡是?


亨利:嗯……我再次回到工作室后年龄就变成了30岁,那就30岁吧。

班迪:不知道,不在乎,只要能跟亨利在一起就好!

亨利:他的人物设定的确没有年龄……你希望自己几岁呢班迪?

班迪:……跟亨利一样。



3、性別是?


亨利:男人。

班迪:墨水。(・∀・)

亨利:(◐∇◐*)?


4、請問你的性格是怎樣的?


班迪:能文能武可爱机灵冰雪聪明颜值超高智商爆表你们比不上………(吧啦吧啦

亨利:老实人……吧?哈哈哈


5、對方的性格呢?


班迪:工作狂不懂情调的木头脑袋!(怒

亨利:很想看看他家长是怎么教的……(扶额

班迪:哼!我爸的教育方法就是把我扔在空无一人的工作室30年!

亨利:QAQ对不起……


6、兩個人是什麽時候相遇的?在哪裏?


亨利:什么时候喔……嗯……我想想,大概30多年前,我将他画出来的时候。

班迪:我还在纸上时就认识他的,但当时没有任何记忆。


7、對對方的第一印象是?


班迪:第一次是「啊!爸爸!」这样,他再次回到这里时,我以为我看到天使。

亨利:刚画出他时觉得很可爱,再次回到工作室时,我……快被吓死OAQ

班迪:哼!


8、喜歡對方的哪一點呢?


班迪:再次回到工作室。

亨利:咦?

班迪:因为你没有忘记我。

亨利:沒忘記是因為我愛你。

班迪:!?

亨利:没有爸爸会忘记自己的儿子。

班迪:…………有时候你真的很欠打。

亨利:咦!?


9、討厭對方哪一點?


班迪:工作时看都不看我一眼!!!ಠ益ಠ

亨利:我工作时他不断打断我。ಠ_ಠ

班迪:工作哪有那么重要?!看我啊!

亨利:没有工作没有钱买墨水养你们啦!



10、你覺得自己與對方相性好嗎?


班迪:我觉得不错(默默把亨利融进体内

亨利:%¥€£&(我不能呼吸!

观众:awsl !!!!



11、你怎麽稱呼對方?


班迪:亨利

亨利:班迪

玛瑙:就叫名字??

亨利:因为喊他儿子班迪会生气哈哈哈。(腼腆笑

玛瑙OS:我不是这个意思—_—


12、你希望被對方怎樣稱呼呢?


班迪:老伴。

亨利:ಠ_ಠ!?

班迪:亨利你呢?

亨利:……你可以喊我老爸。

班迪:臭亨利是木头脑!!


13、如果以動物比喻的話,你覺得對方是?


亨利:嗯……应该是猫吧!

班迪:木头。

亨利:木头不是动物喔。

班迪:可是你就是木头。

亨利:咦!?


14、如果要送禮物給對方,你會選擇?


班迪:当然是送我自己啰!!

亨利:培根罐头,他最喜欢这个了。


15、自己想要什麽禮物呢?


班迪:他。

亨利:墨水,这样工作就不用愁了。

班迪:(现场变出一瓶墨水

亨利:班迪!?这是??

班迪:用我做成的墨水,给我省着点用!


16、對對方有哪裏不滿嗎?一般是怎樣的事情?


班迪:工作有那么重要吗?!再多看我一眼啊!ಠ益ಠ

亨利:逼我离开工作岗位ಠ_ಠ


17、你的毛病是?


亨利:最近右肩有点硬呢……

班迪:亨利,这题的毛病应该不是这个意思喔。

亨利:咦?这样吗……



18、對方的毛病是?


班迪:木头工作狂。

亨利:你今天是专门針對我就对了OAQ


19、對方做的什麽事情(包括毛病)會讓您不快?


班迪:他只要在工作我都很不爽ಠ益ಠ

亨利:你这小王八蛋!!!


20、你做的什麽事(包括毛病)會讓對方不快?


亨利:…………工作눈_눈

班迪:哼!知道就好!


21、你們的關係到了哪種程度?


班迪:只差没有让他怀孕了哈哈哈哈。

亨利:(◐∇◐*)死小鬼你可以再口无遮拦一点。


22、兩人初次約會是在哪裏?


班迪:没有约过会欸,对吧亨利?

亨利:嗯,毕竟我们没有办法离开这间工作室。

班迪:那就是每天都在约会啰!!


23、那時兩人間的氣氛怎麽樣?


班迪:他很怕。

亨利:你才刚刚追杀完我欸!!


24、那時進展到何種地步了?


班迪:我吻了他!(骄傲

亨利:嗯。但那不是我的初吻了。

班迪:什么!?但你说你的初吻是给了我的!你……又要说谎吗!你这个骗子!

亨利:在你还在纸上时,我第一次画出你的那个下午,我激动的吻了你,之后才将你拿给乔伊看。

班迪:??!!!(心脏受重击


25、經常去的約會地點是?


班迪:工作室눈_눈

亨利:工作室(・∀・)


《班亨》日常小故事2

~ Bendy x Henry

~ 没有粮我要死了,只好自己产(野外求生的港觉

~ Bendy,一个撩不动老伴就变身的傲娇自大小恶魔

~Henry,一个视工作如命工作是信仰的老实男人

~ 请鞭轻一点

~ 以上没有问题的话请安心服用本帖(・∀・)


《墨水共感》

班迪留了一个小小的搜寻者在亨利的衬衫口袋里。

班迪将自己的感觉与小追寻者连动。

「哈……亨利……」

三十年,班迪在冰冷的工作室里待了三十年了。班迪反复游走在黑暗的长廊,呼吸着充满墨水的空气,肺部已经被寂寞空虚填满占据。原本以为永生的生命让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在无限的时间中慢慢腐烂成墨汁。

没想到亨利出现了。三十年的孤单感与空虚,亨利只用三十秒就把它排解了。

头一次,班迪学会了渴望,班迪渴望温度,他想要温暖,想要有人能依偎,想要得到从来没有感觉过的、他应得的爱。

而现在,亨利的体温、亨利的味道、亨利……班迪的脑中现在只有亨利,一个他可以依靠的人,一个唯一回来他身边的人。

也是一个他现在正在偷偷骚扰、满足自己的人。

「亨利……你的体温……好温暖……」三十年的墨水坑里只有冰凉。三十六度是让人安心的温度。

「亨利……你的味道……好安心……」搜寻者蹭过亨利上衣的每一寸角落,当然,认真工作的亨利是不会察觉这蚊子咬般的感觉。

「亨利……哈……我想要你……」班迪控制着搜寻者,搜寻者的形态化成千万条墨丝,缠绕着亨利,将他紧紧的抱住。


此时的亨利,只觉得新买的衣服可能有点紧,啊这边画错了,橡皮擦呢?


隔壁房间的班迪,已经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他蹭着亨利枕头,试图缓和没有亨利就满足不了的渴望。


「嗯……亨利……你就像……在我体内一样……好温暖,肚子都感觉到你的体温。」


因为共感,搜寻者包覆着亨利,就像是班迪把亨利融进体内一样。

班迪发了狂似的想法充斥着他的思绪,早就想这么做了,让亨利只属于自己,让他只能看着自己,只有自己能感觉他的体温、他的一切。

亨利,不能再离开我。


这个下午,亨利在工作室完成了好多的图。而班迪,他在亨利的床补上,留下了很多因为亨利而流出的「墨汁」。


《班亨》日常短打小故事

~ Bendy x Henry

~ 没有粮我要死了,只好自己产(野外求生的港觉

~ Bendy,一个撩不动老伴就变身的傲娇自大小恶魔

~Henry,一个视工作如命工作是信仰的老实男人

~ 请鞭轻一点

~ 以上没有问题的话请安心服用本帖(・∀・)

《工作台上的故事》

「亨利! 看我!」

亨利在工作室努力作画,这时候的他,专注到有龙卷风要将他卷到堪萨斯都不会察觉。

班迪闲的发慌,不管爱丽丝的劝阻,直直往画师的工作室奔去。

「亨利,看我看我!!」他手舞足蹈,一会儿跳起草裙舞,一会儿用平底锅煎松饼。你想野餐吗?你想吃万圣节糖果吗?他不断的询问他最爱的画师。

「嗯……晚点吧……」亨利眼前只有工作,他快入定了。

突然,一只细长、墨黑色的手伸向画师的书桌,一只手掌压在画师的线稿上,线稿可怜的染上了寂寞的墨黑。

「亨利。看着我。」

亨利抬头,只见原本可爱的班迪变成了高瘦的恶梦,班迪脸上的笑容已经上下颠倒了,露出对于画师忽略他而产生的不满与对稿纸的忌妒。

「亨利。」他又叫了一次,这次更是猖獗的坐上书桌,张开双腿,摆出了让人无法移开视线、让人想「深入了解」的姿势。

「亨利。看着我。」恶魔的笑容又回来了,只是这次,带着浓厚的戏谑之意。

《不理你了》

因为亨利打翻了墨水,现在班迪呈现暴怒状态。

「你这个人!居然不尊重墨水!太可恶了!我要跟你分手15分钟!!」班迪的黑色墨水覆盖了全身,他气得狂喷墨。

「好啊随便你啦!这个自大的恶魔谁生的啦!」亨利被班迪莫名的理由惹怒,气得摔笔。

两人摔门,不说话了。

然后,过了五分钟……

小小只的班迪从门后探头,两只眼睛充满哀求。「亨利……十五分钟到了吗?」

《新朋友》

「嘿!班迪!我帮你画个新朋友如何?」手指指着纸上刚刚浮现的灵感,亨利兴奋的问他的老朋友。

「喔?」小班迪系领带的手顿了顿。「男孩还是女孩。」

「应该是个男的,但其实都可以。」亨利继续低头描线。

「他会像我爱你一样爱我吗?」班迪转头问他最爱的画师,眼里略带不屑。

「呃……如果你希望的话,只要你开心就好。」亨利搔搔头,眼神没有离开稿纸一秒。

突然,班迪从后方搂住坐在书桌前的亨利。

「帮爱丽丝画个男友就好。」不知何时变成高瘦恶魔的班迪,用他低哑、带有威胁的声音说。

「亨利,我只要你。」

【第五人格】當他们看见扮成自己的coser

~ 冷笑话:你们知道三角函数cos的拟人叫什么吗?叫coser(笑


《约瑟夫》


「头发不够柔顺啦!」

「我的脸要再更白一点!」

「才不用抹那么多粉呢!」

约瑟夫指着coser,不断的做出评论。

「总归一句,不像。」他摆出高傲的脸孔。

停顿了一下,他柔声道。

「……不过,谢谢你喜欢我,我会继续加油的。」


《伊索》


看着眼前的coser,伊索的内心戏非常的丰富:我的天啊,他扮成我的样子欸!我、我这种人、我这种小透明、也有人喜欢!我、我、我好激动,好谢谢他看到了我,好感动喔!

千言万语汇集成了行动,他落下激动眼泪,「谢谢你……喜欢我……呜」


《黄衣之主》


「孤以为孤会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哈斯塔看着coser,上下打量。

「这副亲民的样子也不错!」哈斯塔哈哈笑了,「你的脸也长得很好看呢!不错不错,孤很欣赏你喔!谢谢你信仰我!」


《杰克》


「喔喔!你这个手刀是什么做的啊?」

「啊?原来不是真的刀啊。」

「什么!?你说真的刀不能带来会场吗?!会被赶出去!?」

他看着自己手上的手刀。

「那……这个该怎么办……」


《裘克》


「小伙伴!来吧我们一起来火箭冲刺!」

裘克兴奋的举起火箭筒。

「现在是猛男时间!来啊你也一起喊!」

就在coser快被折磨死的时候,裘克突然安静下来了。

「还有……那啥的,喜欢我这个哭泣小丑什么的,谢谢你啦。」


《伊莱》


「哇!是我欸!」

他开心的跑过去,左看看右看看。

「好像喔!小兄弟你不错欸!」

他开心的拍拍coser的胸脯,但coser却往后跳了一大步还倒抽一口气。

听到她的声音,伊莱才发现不对。

「你是女孩子啊!?……那个,对不起我不知道,那个、来!役鸟借你摸摸吧!原谅我吧!」


《奈布》


「哇喔!好多!」

他看着面前满满的「奈布们」,突然想到一个主意。

「全体奈布!我们来组成一支军队吧!」

「一起去欺负监管者们!溜到他们怀疑人生哇哈哈哈!」


《艾玛》


「欸欸欸!?好多艾玛喔!」

她看着眼前的coser,有的还是她的套装,她突然觉得心里暖暖的。

「谢谢你们!艾玛我好像多了好多家人喔!就像姐妹一样欸!」

嗯,除了爸爸跟在天上的妈妈,我还有大家!所以,我会加油的!不会辜负游戏图像这个位子的!


【第五乙女】男人都是大猪提子!

~ ooc我扛,角色你们来爱

~ 梗都来自网路上的梗图们

~ 沙雕警告

~ 以上没问题请安心服用本帖(・∀・)


《伊索》

你:「情人节要到了,想不想找个情人应景?」(疯狂暗示

伊索:「难不成清明节家里没死人你也要弄一个来应景?」


《奈布》

他端来了一杯饮料。

「咖啡还是茶?」他问

难得他这么温柔,你决定反撩他。

「你。」你说。

「答错了这是茶。」他将饮料递给你。


《约瑟夫》

下雨了,你却刚好没带伞。

「不介意的话,这件衣服你先披着吧!」约瑟夫将外套脱下,盖在你身上。

「谢谢……那你怎么办?」你担心的问。

「我有雨伞。」他说。


《裘克》

「呐呐,你觉得我是S还是M?」你问裘克。

他怔怔的看着你。

過了半晌才緩緩開口。

「我觉得你是XL。」


《伊莱》

你,生气了。

你,夺门而出。

伊莱冲到楼下拦住了你。

把门夺了回来。


《诺顿》

「今天好冷喔……只有10度……」你看向诺顿,试图讨抱抱。

「喔?那你可以到墙角去,那里有90度,保证温暖。」来自理科男子的冷笑话。


【第五人格】蜥勘-接龙游戏

~ 洗澡时总能想出好东西

~ 蜥勘小甜饼

~ 短打注意

~ 以上没问题请安心服用本帖




庄园的门禁时间又到了,不能去食堂买东西的卢基诺和诺顿在宿舍里饿肚子。


「门禁时间太早了啦!」卢基诺挥着尾巴忿忿的说,但又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样,「门禁……禁、禁、禁止。」卢基诺说。

「???你在玩接龙吗?」诺顿抬头看着远比他大一截的监管者,歪头问。

「也可以叫这游戏“接蜥蜴”喔,换你,从止开始。」卢基诺开启冷笑话。

「才没有人叫他接蜥蜴!」诺顿说。「止……止……止滑。」

「滑、滑、滑铁卢。」卢基诺说。

「滑铁卢战争吗?」诺顿问「真亏你能想到!」

「快点换你,卢开始。」卢基诺吐舌催促。

「卢……卢……卢……」诺顿想了老半天,怎么也想不出卢开头的词,他的视线左看看右看看,想帮助思考,然后,他看到了身旁的蜥蜴人。

「卢、卢、卢基诺!」诺顿看着卢基诺,露出阳光的微笑。

「诺、诺、诺顿!」蜥蜴人吐着舌头,嘴角咧出最好看的笑容。


【第五人格乙女】病与监管者(内含:杰克、约瑟夫、宿伞之魂、哈斯塔)

~ ooc我扛,角色你们来爱

~ 慎重警告⚠,大量血表现,大量恐怖元素。

~ 第五人格是恐怖游戏喔。(你想干嘛

~ 以上没问题请安心服用本帖(・∀・)



《约瑟夫》

叩、叩、叩,是钉子钉入木板的声音。

他将你双手张开钉在画框上,并挂上壁炉。

「完成了,你的灵魂在我的相片里,肉体也在我的画框里。」

「这样的姿势就如同耶稣被钉上十字架。」

「看那!现在的你是多么的凄美!」

「你是我的救赎,你就是我的神啊!」

他发了狂似的尖声大笑,然后,转为低泣。

「呐,把我这个困于永生的人,带到有你在的天堂,好吗?」



《杰克》

开膛艺术家有他们的美感,杰克也不意外。

「用你的血才能完美的装饰你的唇。」

「这样重新排列你的肋骨果然没错。」

「这洁白的肠子刚好作为你的上吊绳。」

他看着被自己肠子吊在天花板上的你,仔细端详。

「你果然是我最完美的艺术品!」




《宿伞之魂》

他们一直都是两个人,但他们明白,你的爱只够分给一个人。

好想要。

好不甘。

怎么办呢?

合而为一就好了啊!

在你眼前的人,你认不得了。

左臂、右脸、右眼是范无咎。

双腿、右手、耳朵是谢必安。

一道血淋淋的伤口,从腹部一直裂到胸口。

胸前跳动的心脏,是哪一个人的?




《哈斯塔》

「你爱我吗?」

他每天都这么问你。

已经好几千年了,你被放在他的祭坛上已经好几千年了。

他见证了你的死亡,你肉体的腐化,于是他赐你的骨骸不化。

千年了,黄衣之主每天都对着一具骨架问着同样的话。

「你爱我吗?」


【第五人格乙女】当你再次回到这里(内含:入殓师、先知、前锋、幸运儿、约瑟夫)

~ 设定:你离开庄园一阵子,而今再次回来

~ 我想试着写出棉花糖般的甜文

~ooc我扛,角色你们来爱

~以上没问题请安心服用本帖(・∀・)



《伊索》


「我一心盼着有一天你能回家。」

「不对,好像不应该说家,我是说,你能回来。庄园实在不能算是像样的家,但有你在怎样都好。」

「不对,我是说……你能回到我身边……」

「……对不起,但是当我满脑子想独占你的时候,很难藏住心里的话。」



《伊莱》


「你在外面我完全无法替你占卜!」

「我好怕!怕你在外面已经结了婚,有了小孩,忘了我……」

「役鸟找不到你,占卜也没有用!」

「里奥跟我说你其实前阵子回来过,我才想去找你,结果你又消失了,我还不到一个小时没有想你你就消失了!」

「原谅我的失态,但是,能不能不要再离开我了?」



《威廉》


喔!看到你后威廉有点太激动了,他的呼吸起伏的像是刚打完一场激烈的球赛。

让他缓缓,由旁白我来说明好吗?

求生者们都说他们从威廉口中认识了你,他们说他除了吃饭、睡觉、破译,还有想你到叹气的时候,都在谈论你。有时候,吃饭睡觉破译时还会破例。

他想你。

瞧,他因为我说出他的秘密,害羞到红了全身。



《幸运儿》


「你离开之后,为了能好好的迎接你,我尝试做了很多事。」

「我试着烹饪,想做出最棒的料理。」

「我试着画画,想做出最棒的欢迎布条。」

「我练习这个,练习那个,但练习最多的还是……还是见到你时要跟你说的话。」

「我想我太紧张了,你觉得我表现的好吗?我真的好想你。」



《约瑟夫》


「你知道思念对胃有多伤吗?」

「庄园里到处都是你的影子,我种的玫瑰像你,晚餐烛台上的火焰像你,甚至破译机的闪电也闪出你的形状。」

「那么多东西像你,你却不在我身边……」

「但是你回来了,真实的在我眼前!」

「美智子说我瘦了一圈,我跟她说那是因为玉米浓汤的奶香太像你了,我舍不得喝。」


【第五人格乙女】病娇的他们与你(内含:先知、入殓师、勘探员、幸运儿)

~ooc我扛,角色你们来爱(・∀・)

~ 黑暗慎入!!!

~ 问我多黑?

~ 我会让你们想起第五人格是恐怖游戏(作者别啊

~以上没问题请安心服用本帖(完全不能安心啊!




《伊莱》


【好感度0%】


「哎呀,新人,多多指教啰!」


【好感度20%】


「我的职业?我是先知喔!」

「那你,相信我吗?」

{选项1:相信}  {选项2:不信}

「哈,亲眼所见,亦非真实。」

「不过有件事你可以相信,那就是我什么都知道。」


【好感度60%】


「没事吧?!」

「我感觉监管在这里就赶过来了!」

「因为我是先知啊,我什么都知道的。」

「你问监管怎么不见了?对欸……刚刚还在的啊……大概是要佛了吧?不管怎么样,我们去修机吧。」

{监管者已被删除}


【好感度80%】


{园丁已被删除}

「嗯?最近都没有看到园丁?」

「因为我删掉她了啊。」

{选项:删掉了是什么意思!?}

「什么是什么意思?你在说什么啊?」

「没事了,回去睡觉吧,醒来之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好感度100%】


「嘛……看来瞒不住了。」

「庄园里的其他角色,都被我删掉了。」

「这游戏只剩我们两个人了。」

「说过的吧?我什么都知道喔,所以我很清楚自己是@$#游戏£¥€角色&%£……」

「那你怎么做呢?删掉这游戏?还是跟我一起永远的待下去。」

{选项@+$:删除游戏}

「真……狠呢……$#$@√%&•£但我还是爱着你1££¥¥&」

{ 第五人格已删除 }

{ 錯誤代碼 }

{ 404. }



《伊索》


【好感度0%】


「新人……你好……」


【好感度20%】


「我的职业?……我是入殓师。」

「你会怕我吗?」

{选项1:会}  {选项2:不会}

「……这样啊。」

「那如果我说,我的兴趣是帮你入殓呢?」


【好感度60%】


「我啊,很喜欢你呢……」

「眼睛也好、嘴巴也好……」

「你也喜欢我吗?真高兴……」

「不然我们交换一下吧?」


【好感度80%】


「来吧……交换眼睛吧……」

{ 手术成功 }

「深呼吸……很痛吧?」

「你看,我们是这世上唯一能看到同样景色的人喔。」


【好感度100%】


{ 手术成功 }

「嘶……好痛……」

「不过这样真好……右手是你,左手是我,我们把彼此拆开再缝起来。」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这样就永远都分不开了!」

「下次……来交换心脏吧?这样我们的心都能只为彼此跳动。」

{选项:好的}



《诺顿》


【好感度0%】


「前辈好!多多指教。」


【好感度20%】


「嗯?我的职业?我是勘探员喔。」

「什么叫没听过!?你!……算了。」


【好感度60%】


「前辈怎么了?最近好像跟大家有点距离?」

「怎么会呢?前辈这么棒的人怎么会有人讨厌呢?」

「而且前辈,如果大家都不喜欢你了,你、还、有、我、啊。」


【好感度80%】


「啧……」

「你是怎么发现的?我传你坏话的事。」

「我为什么这么做?」

「因为我想独占前辈。前辈身边的人太多了,我只是把他们支开而已,只有我能待在前辈身边!只有我!」


【好感度100%】


「不要……前辈不可以离开我!」

「我不要一个人!我不要一个人!」

「呐前辈,我们各吞一个磁铁吧!」

「用磁铁……让我们在一起,让我们永远在一起!」


胃。

穿。

孔。



《幸运儿》


【好感度0%】


「欸!?新人欸!请多指教啰!我叫幸运儿。」


【好感度20%】


「……痛。」

「啊!被发现了!喔,是你……」

「为什么用刀割自己……因为今天又犯错了啊,没能好好救下玛尔塔。」

「所以只好惩罚自己了,做错事的孩子本来就该受罚不是吗?」


【好感度60%】


「呼……呼……」

「不这么做……不会得到原谅的……」

「没有疼痛帮助,不会长记性的。」

「你原谅我!?……呜……呜呜,谢谢你!」

「我喜欢你,你能原谅擅自喜欢你的我吗?」


【好感度80%】


「你又去跟他们聊天了对吧?果然是我不够好……」

{选项1:把刀放下!!}{ 选项2:你给我冷静!!}

「欸!?但是……我被讨厌了不是吗?你不喜欢我了……」

「你没有这么想?欸嘿嘿,谢谢你。」

「我要学会放下?原谅自己?这样啊……」

「那……刀你帮我保管吧,我想为你改变。」


【好感度100%】


「谢谢你愿意原谅我。」

「我也会,试着学会原谅我自己的。」

「在那之前,一直陪着我好不好?不对,之后也一直好不好?」

{选项:当然好!}

「欸嘿嘿!还好人生有遇到你,我果然是最幸运的人了!」


【勘殓】灵魂空洞2

~ 吃我堪殮(丢

~ 我也没想到会有2

~ 两个内心都有残缺的人,终于找到彼此,并同时期盼着对方能够成为自己的救赎。

~ ooc 我扛,角色你们来爱

~ 以上没问题请安心服用本帖

伊索跟新來的諾頓好上了。

这是庄园最近的奇闻。

他们不知道那天发生的事。

当时————

「这里是红教堂。」伊索说「无敌点在这里,要这样绕。」

伊索负责带诺顿熟悉庄园,他带着诺顿走过每张地图。

「这里是湖景村,这边太空旷了要小心,在这里倒了就算是我也救不了你。」

「好了,以上,有问题吗?」伊索机械式的介绍完所以地图,心里暗想,有问题也不准问我,我不想回答。

「有问题,前辈。」诺顿举手。

我不想回答。

「我发现,前辈一直是一个人欸。」

你能不能不要那么直接,坎貝爾。

「吃饭时也是,在聊天室时也是,伊索前辈总是一个人,不会寂寞吗?」

「不会,我有棺材陪我。」伊索决定随便丢个理由。

「啊!我想起来了,」诺顿勾起一抹温柔的微笑,笑里藏著开山刀「伊索前辈,是社交恐惧对吧?」

什么不好说你偏偏说这个!!!!伊索在心里怒吼。

「听其他前辈说,要治好社交恐惧的最佳办法,就是主动的关心,所以……」诺顿将伊索按倒在地,没等伊索起身,便将自己的身体压上,双手撑地,不让伊索有移动的余地。他早知道,社恐的前辈对于眼前的状况会非常恐慌,并绝对避免肢体碰触。

「我们来,谈心吧。」诺顿直挖伊索内心最深的恐惧。所谓强行撬开别人心防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我不会……觉得寂寞……所以不需要谈什么……」伊索已经觉得呼吸困难了,拜托诺顿,快点起来啊!

「那为什么前辈总是看着大家聊天,总是对大家露出羡慕的眼神?」

「没有……」

「明明就寂寞的要死。」诺顿的脸上卷上一层阴霾「再说不怕寂寞啊。」

「我……」

「现在在你面前有个人,他愿意给你依靠,愿意给你温暖,愿意做你的朋友,只要你说……」诺顿把嘴凑近伊索的耳朵,呢喃中带着蛊惑「“我想要你”。」

「我不……」我不需要,伊索本想这么说,但是社交恐惧偏偏这时发作,好可怕,没办法好好说话,怎么办……

「不要吗?那我只好离开留你一个人在这里啰?」诺顿起身,准备留伊索一个人在这里。诺顿从其他求生者那里听说,只要伊索的社恐发作,就要赶快带他回到宿舍,不然伊索会在原地昏倒的。

但是,眼前的病症是诺顿的一个大好机会,他要伊索了解到,只有他,只能是他,只有自己能帮助伊索,只要他愿意开口,求他。

「不……不要走……我……」伊索不知哪来的勇气,伸手抓住诺顿的衣角。我怕,请把我带回宿舍。

「嗯?伊索前辈要什么?」诺顿蹲下与伊索平视,眼里除了鼓励更多的是强迫。

「要……你陪……」

「什么?太小声了听不见喔。」

「要……诺顿……」

「伊索前辈刚刚没有说话对吧?」

「要诺顿……要你做我朋友……」

「不对喔,前辈。」诺顿摇头「我刚刚跟你说要说什么才算数?」

「你好坏……」伊索喘着气,社恐把他逼入死角,眼前诺顿的话语是击碎他面子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想要你,诺顿。」伊索大口喘着气,眼泪在打转,这个新人……好可拍。

诺顿俯身抱住伊索,这是第二次了,「那么前辈,不准离开我身边。」诺顿以最细微却最清楚的气音说「承认吧,你已经离不开我了。」

诺顿的微笑,笑里带着征服的满足。